奖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奖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Xiami互联网思维嫁接演唱会

发布时间:2019-10-11 19:21:57 阅读: 来源:奖杯厂家

这样的“订制”玩法,不仅是为虾米续航,也是为音乐行业续航。

撰文/覃怡敏

先是儒雅安静的李泉,颔首低头,安然清浅弹唱;接着是热情似火的李泉,跳跃中挥动双臂,夜幕的迷离和炙烈映衬着整个现场的沸腾。

2013年12月19日的雍和宫糖果三层演唱会现场,《中国好声音》人气学员李代沫倾情演唱后,李泉这位音乐才子将这场名为“双倍好李”的演唱会再次推向高潮。

“双李”所“献唱”的这场音乐会并非一场普通的线下演唱会,尽管演出形式看起来和其他中小型歌友会无异,但这实际上是一场完全由歌迷来决定的C2B形式的网络演唱会,主导这场演唱会的是互联网思维的订制。

听谁的歌,什么歌,多大的场子,完全由歌迷订制。音乐会的筹办方是阿里巴巴麾下的音乐网站虾米网,他们前期在淘宝网淘星愿平台发起预售,歌迷根据自身需求,选择是否点歌和观看形式(现场或是观看网络直播),然后虾米网再根据预售情况确定演唱曲目、现场大小、布景、主题等,完成线下工作。

这一天,近800名观众齐聚在“双倍好李”现场的同时,演唱会的线上直播页面浏览量更是超过了10万。虾米网和李泉、李代沫所在的当代音乐公司一起,首次借助淘宝平台以互联网的方式筹办了一场视听盛宴。

这是首个歌迷线上订制演唱会的成功案例,也是歌迷订制演唱会首次进入音乐行业。当日正值冯小刚的贺岁片《私人订制》上线,在今天看来,它并没有赢得一个如意口碑;可同一天的这一场互联网思维的演唱会,却取得了一定范围内的轰动效果。而虾米网CEO王皓,这个国内率先跳出来支持音乐付费、心心念念改变音乐人生活的理想主义者又向前迈了一大步。这样的“订制”玩法,不仅是为虾米续航,也是为音乐行业续航。

“双倍好李”的“订制”法

王皓和他的团队针对这场音乐会进行了一小段准备期。

此前,2013年11 月 15 日~12 月 16 日,虾米网在淘星愿平台发起了10万元的演唱会资金预购。为了让每一个阶层的歌迷需求都能得到充分的满足,阶梯票价从 1~2999 元不等。歌迷可以根据自身的需求与条件选择2999元的歌手点唱,268元的现场演唱会,1元观看网络直播。

除了一二线城市之外,小县城的群众往往没有文化生活时间,可能好多人一辈子没有看过一场像样的演唱会。王皓分析,他们会觉得价钱贵,或者没有想象到那一步。而这场互联网思维的演唱会可以让他们“有一种圆梦的感觉”。对于一些歌迷而言,即使不能亲临现场,观看网络直播,其实已心满意足。

淘宝双12之际,虾米网又狠狠宣传了一把。很快,预购不到 20 天,就有线上 856 人参与,远超过了10万元预期。这很是令人欣喜,于是,他们开始定场子、策划曲目、风格,开始筹备演唱会的落地工作。

与此同时,歌迷“订制”的李泉、李代沫两个歌手也开始准备。对于“双李”所在的音乐公司当然音乐而言,这是他们与淘宝、虾米音乐合作的一次创新与尝试,一切都新鲜而有趣。

最后的演出场地选在糖果三层,因为这里不仅差不多能容纳“订制”到现场的歌迷,也是不少歌手爱演出的场所。据了解,之前,苏打绿、李健等都曾亲临表演,天后王菲还曾亲临观看演出。

最后的最后,90分钟的演出时间,歌迷们享受了一场音乐盛宴。演唱会的场外,记者注意到,这场中小型音乐会还吸引了不少黄牛,现场还有不少临时闻风而来的歌迷。

从市场调研、策划推广到场地落实甚至是现场等多个环节,这都不同于以往的传统演唱会。“这是一次歌迷对演唱会的按需订制行为,也是顺应互联网时代歌迷个性化需求的伟大创新”,当代音乐副总裁谢洪波称,对于歌迷来讲,可以更便捷地、及时地享受到自己喜欢的音乐。

以往,传统的一场线下演唱需要筹备至少半年以上,而这次的演唱会前后筹备时间不足两月,从演出阵容到演出场地都不逊于大牌演唱会。

“小虾米”的大抱负

演唱会现场,夹杂在李泉、李代沫的“双倍好李”演唱会中出场的虾米网CEO王皓,调侃自己上台有些“奇怪”。

没有“献唱”的他其实有着音乐大理想。大学时玩乐队,后来投身互联网,再到互联网音乐事业的他一直和音乐圈子保持着“亲密”。近年来,中国音乐行业不断遭遇逆境,早先盗版的充斥几乎摧垮了唱片业,音乐版权起来后被互联网免费冲击,到后来音乐人只能苦做品牌、做影响力,最终实现粉丝经济和体验经济的价值释放。许多音乐人的生存非常之艰难。

“互联网思维”这个词在中国几乎已近街知巷闻,传统的音乐行业为什么不能也嫁接互联网思维呢?

王皓一心关注音乐人,他最终率先将演唱会嫁接进了互联网思维。这场虾米网络演唱会革命性地将演唱会主导权转交给了歌迷,最终也为歌手带来了实际收益。

这样“订制”的好处是,除了线下演唱会的门票收益之外,还创新了点歌模式和直播收费模式。他们不仅仅是将现场的视频搬到网上,而是代表着可以在同一时间同一场演出满足更多用户的阶梯需求,让艺人和经纪公司的单次时间成本获得更巨大的回报。

点歌带来的收益自不必说。除了演唱会现场的火热,网络也是重头。据了解,选择在虾米音乐观看网络同步直播的歌迷占到了大多数。用户在直播开始前或直播中进入直播页面,使用支付宝支付1元即可观看即时直播。这套视频直播系统由淘宝视频提供,提供了高清和标清两个版本,可以全屏播放,满足用户高质量和低网速的要求。

毫无疑问,大型娱乐活动的网络直播化是一种未来趋势。此前,日本视频站 Niconico推出了付费的直播机制,用户可以提前充值然后预约某些大型活动或者著名歌手演唱会的网络直播。国内的一些视频网站也开始进行这样的准备,虾米网的尝试无疑是成功的。

实际上,国内的中小型演唱会演出市场还并不成熟。王皓对记者指出,近两年,各种乐队、独立音乐人去巡演,二三百人的场子层不出穷,但每次还不一定能到预计的人数,要不场子太小,要么太大,主办方并不能真正摸清歌迷们的需求。整个市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通过搭建起来的音乐人平台,虾米网嫁接音乐人与用户,实现了需求明晰化。作为音乐行业的淘宝,王皓和他的团队将此类演唱会落地,把平台作用通过互联网做到了进一步发挥。

虽然演唱会的规模并不算很大,但已经达到了虾米尝试的理想效果。王皓感慨,他们已经走出了第一步。这个理想主义者还要继续前行,任重而道远。所幸,传统音乐行业里嫁接进了互联网思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