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奖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上门服务O2O寒潮来袭木里木蓝

发布时间:2020-10-18 16:06:01 阅读: 来源:奖杯厂家

上门服务O2O寒潮来袭

如果在一年前,很难想象有这些事情发生:车子脏了,洗车店上门来给洗车;宴请朋友,喊厨师上门来烧;工作累了,点个推拿师来按一按;不想自己洗衣服,还有人来收走脏衣服……

今年以来,互联网上门o2o服务的出现用雨后春笋来形容实在贴切不过,从家政、洗车、洗衣、宠物到美甲、推拿、美容……几乎与生活服务相关的领域,都出现了这种全新的互联网企业。

看起来,烧钱是获取用户的最快捷径。通过免单、补贴券、1元、9.9元等各种“白菜”般的价格,这些上门o2o迅速积累了可观的用户数,快速达到品牌扩张,也引来了投资人。

“钱烧完了怎么办?”每次与这些上门o2o类的公司交流时,记者总是暗自替它们的未来担心。

不论是真的镇定,还是假装淡定,这些创始人在面对采访时似乎都在回避这个问题。

而如今,这个“狼来了”的故事真的要发生了。

样本1

“静博士”:本土最牛的美容店

开始做起了上门服务

金小姐和大多数白领一样,每天要在电脑前坐一整天。前几天她在刷朋友圈时看到闺蜜晒的图,有美容师上门做肩颈舒缓。

于是,金小姐也下载了这款名叫“喜鹊来了”的app。本以为是随叫随到的,没想到要提前预约。客服的回应是,“我们的app在公测阶段,现在领优惠码只需要7元,所以预订的客人特别多。”

三天后,美容师上门了,推着一个紫色行李箱,箱子里是一会儿要用到的床单、枕垫、按摩精油、消毒酒精等等。

50分钟的体验后,金小姐的感受是,如果有时间,还是去美容院吧。美容产品的单项服务里,其实大部分的增值服务都在于环境以及服务。在家里完全没有美容院里的放松和享受,也没有美容院的各种设备。

和美容师聊了聊天,金小姐才发现,原来上门服务的美容师就是自己常去的“静博士”的。今年他们也做起了o2o,还特别开发了这个“喜鹊来了”的app。

但凡杭州的女人都知道“静博士”。这家美容店线下门店已经拥有4.5万名会员。静博士副总经理、互联网中心负责人杨智昌告诉记者:“我们不会在app上做很丰富的服务项目,会很精简。现在‘办公室一族’的肩颈出问题的很多。所以我们提供的服务就是以护理头肩颈放松为主。” 杨智昌也坦言,很多线下店都开始做“互联网 ”,但其实“互联网 ”的快餐并不好吃。

样本2

“爱狗团”:从估值千万到一无所有,只在一夜之间

“爱狗团”创始人夏军去年4月开始上线一个项目,到今年1月终于敲定的投资。天使投资人原计划投资1000万元,出让20%股份,项目估值5000万元,分批到账。

“7月底,我去了北京谈a轮,没想到谈着谈着把天使轮谈没了,投资人告诉我:我可能不能继续投你了。”夏军说,当时他人都傻了,整整一个晚上躺在床上,希望这是一场梦。

这意味着,未来三个月都发不出工资,还可能要搬出现在的办公室,全体员工换到一栋大房子同吃同住;如果三个月后拿不到投资,那项目就挂了。

像夏军这样的创业故事还有很多。

样本3

“推推熊”:砸钱越来越多,拿钱越来越难

“推推熊”是杭州本土的一家做上门推拿互联网企业,创始人徐晓富是传统足浴行业出身,为这个项目前期投入了上千万元。尽管如此,他依然觉得钱不够用。

光上门推拿,杭州本地就有四五家之多,几乎每家都打着首单1元的促销,日常的订单收入均归推拿师所有,且还要支付他们各种补贴。

“哪天你中止了各种活动,一下子就会被其他同行给赶超,因此在不断开发产品的同时,还得把补贴持续下去。”联合创始人殷成龙给记者算了笔账,截止到目前,他们用在补贴上的花费已经占到了所有投资的60%以上,这还是保守的数字。

为此,“推推熊”早已开始寻找新一轮融资,目前已经差不多谈成了a轮3000万元的融资。

对于上门o2o项目的创始人们来说,找钱成了这个项目成败的关键所在。但不幸的是,这个钱却是越来越难找了。

“现在融资蛮难的。”殷成龙感叹道。他说,投资者虽然不会对项目何时盈利作出时间上的要求,但其他方面要求还是蛮多的,一旦达不到某个阶段目标的话,后续投资很可能拿不到手。

样本4

“哲学狗”:上门洗狗成本太高改做宠物寄养了

杭州做宠物o2o的康有或,今年2月开始试水宠物用品微店,后转型做时下最热门的给宠物上门洗澡。为了争取更多用户,他们每次给宠物洗澡的费用比实体宠物店要便宜不少,且新用户还享受相当于白送的服务。

如果这个创业项目要积累一定用户量,前期金钱投入不在少数。于是,康有或开始四处“找钱”,并参加了不少创业比赛活动,希望以此得到投资人的青睐。

可一直到6月份,他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者。康有或开始考虑自己的商业模式。“上门洗狗的成本太高了,其实不符合赚钱的逻辑,所以我现在开始转型做宠物寄养,在余杭找了一块地,打造一个宠物度假地的概念,并提供宠物寄养接送服务。”

现象

疯狂“烧钱”之后,越来越多的o2o公司关门大吉。

上门o2o烧钱到底有多么厉害?估计任何人都无法给出一个标准答案,甚至是接近的答案也没有。

前几天,美团被曝上半年月亏损约6亿元,相当于美团每进账1元钱,同步净亏损2.7元钱。原因其实很简单,美团核心业务“美团外卖”为每单外卖进行了8—10元不等的补贴。

“美团外卖”如此,“百度外卖”、“淘点点”等也是如此,即使有着bat这样的“金主”做靠山,也顶不住这样的“玩法”。

近日,网友发现,“饿了么”外卖平台的配送费涨了,会员卡提价了,补贴也变少了。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上门洗车o2o领域。

这两年来汽车后市场掀起了一股创业热潮,免费或超低价洗车,成了车主们争相享受的服务,杭州也同样有过一阵子“一元洗车”的风暴。

上个月,北京一家拥有数万用户的洗车平台宣布倒闭,之前已经有云洗车、嗒嗒洗车低调关张。

“我们的上门洗车业务也在近期进行战略调整,原来的上门事业部变更为新业务部。”杭州本土的养车点点创始人费舍对记者说。

另外,7月底,美国家政o2o鼻祖homejoy宣布正式关闭。此前,其业务也扩展到了多个国家,融资都是千万美元级别,但依然逃不过烧不起钱的命运。

疯狂“烧钱”之后,越来越多的创业企业开始“歇菜”。2015年初,拒宅网、找好玩儿、徒步狗旅行、果冻旅行等旅游o2o扎堆死亡,呵护网、36号教室、助考帮等教育o2o先后关门,房屋网、程途网、亿言堂等房产o2o也落寞而去。

一大批o2o项目“死亡名单”中,不乏有大量的杭州创业公司。

分析

上门o2o提前入冬了?

任何创业项目的终极目的,都是为了赚钱。而上门o2o要想在同类项目竞争中脱颖而出,眼下都必须先经历“花钱买用户”的过程。

于是,赚钱和花钱,这对矛盾体同时出现在了互联网o2o项目之中,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融资。

如果说在过去一年,记者采访创业公司,满耳刮到的都是“风投来了”的好消息,那时隔一年之后的今天,只有在某些领域排名前几位才能拿得到融资。

有人说,对于上门o2o来说,创业投资直接跳过了 “深秋”,迎来了 “冬季”。

“我们早已经拿到了一笔钱,可以储备两三年之久,用来过冬。”杭州一家小区社交app“有邻”的创始人杨仁斌透露说。杨仁斌所谓的“过冬”,就是指创业者要想继续从投资者口袋里掏钱不再那么容易。

然而,记者采访的两家投资机构都不赞同“过冬”一说。他们认为,资本投入并没有变化。而之所以投资变谨慎,是因为创业投资开始回归理性,不再是一窝蜂而上。

记者从it桔子提供的投资数据来看,2015年1—7月,it业整体完成融资1706笔,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而从融资规模来看,这一阶段的融资额已经超过了2014年一年的融资额。换句话说,无论是从融资数量还是融资额上看,的确如投资机构们描述的一样“没有变化”,仍保持着正常的增长。

但有投资者透露说,本来今年二季度的市场热度会下来,但正好碰到a股高点,又把市场托起来了。

不过,据chinaventure的数据显示,单看2015年二季度,互联网行业vc/pe融资事件规模为37.89亿美元,环比下降50.36%;融资案例数量222起,环比下降10.84%。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创业企业的融资变得不易,尤其是上门o2o项目一旦资金链断链,只有关门大吉一条路可走。

一位互联网创业项目的创始人认为,资本来源收紧也是很关键的一个原因。“a股市场让很多人民币基金受到冲击,投资人口袋里的钱一缩水,再掏出来砸创业项目就开始不舍得了。”

(文/金梁、陈晓)

向思路网投稿,请发送稿件至邮箱huyajie@ebrun.com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咳嗽

治疗白癜风哪家好

陕西西安中际癫痫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