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奖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刹车能源能源局再刹车煤化工投资违规上马将被问责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2:37:20 阅读: 来源:奖杯厂家

刹车 能源 能源局再刹车煤化工投资 违规上马将被问责

近日,国家能源局发布通知,要求各地控制煤制油、气盲目发展势头,对违反政策规定违规上马新建项目的行为要进行问责。

来自能源局官方网站发布的关于规范煤制油、煤制天然气产业科学有序发展的文件中指出,年产超过20亿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和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需要报国务院投资主管部门核准。年产规模未能达到上述规模的项目将禁止建设。

事实上,这是国家能源局在今年年初试图对煤化工领域进行政策修改后的又一动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今年3月召开的一次业内会议中,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就已要求相关司局级根据业内情况对煤制油、煤制气提出政策文件的修改意见。

近两年来,国内的煤化工进入井喷投资阶段,但随着大量二氧化碳的排放,以及水资源的巨额消耗,围绕这个产业的争议也愈加激烈。

此次能源局发布的文件中也明确,要进一步加强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生产要素资源配置,煤炭供应要优先满足群众生活和发电需要,严禁在煤炭净调入省发展煤制油、煤制天然气;严禁挤占生活用水、农业用水和生态用水,以及利用地下水发展煤制油、煤制天然气。

“从能源局新的文件可以看出,监管部门对煤制油和煤制气的投资引导不是一刀切的,主要还是想推进合理的投资布局,做到以示范性为优先有序发展,而不是之前的盲目跟风。”国务院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一名权威人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频发“整治令”

此次国家能源局下发的《关于规范煤制油、煤制天然气产业科学有序发展的通知》还仅仅是新一轮政策调控的开端。而在此之前的数年时间里,来自监管层的整治“利剑”已频频出鞘。

早在2008年,由于我过石油进口依存度首次突破50%,在自然灾害频发、国内供需矛盾持续扩大的背景下,针对国内能源消费结构及推进能源领域开发的政策性文件也密集出台,煤制油、煤制天然气随即开启了一波史无前例的投资热潮,数以千亿计的巨额投资开始在全国煤炭资源聚集地跑马圈地。

“当时的背景和现在不一样,尤其是国家发改委颁布的《天然气利用政策》,加上国务院和国土资源部先后下发的一系列加快发展清洁能源,优化能源结构的文件,以央企为首的资源型企业就开始纷纷追加投资,到后来发展到一些行业外的公司也跟风投资。”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一名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井喷似的投资狂潮最终让监管部门不得不重新进行政策修订。2008年8月,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加强煤制油项目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从准入门槛对国内的煤制油项目加强了管理。

但随着煤制油项目的投资遭受监管瓶颈,煤制天然气则成为资本新一轮的追逐热点,以三大石油公司为首的央企随即又砸下了数以百亿的真金白银发展煤制天然气。

“煤制天然气开始火了后又像之前煤制油一样,大家一窝蜂似的投资,最后发现其中一些公司根本就没进行技术方面的投资和研发,都是在圈资源,搞技术研发的其中一部分由于缺乏经验,或者没有核心技术,最后造成了大量的资源浪费和经济损失,其中不乏一些被国资委[微博]和环保部点名批评的央企。”上述国务院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人士说。

2010年8月,国家能源局再度下发《关于规范煤制天然气产业发展有关事项的通知》,对煤制天然气重新进行专项政策监管。但如热浪一般的煤化工投资早已接近高潮,随后,国家能源局又于2011年3月和2012年5月先后下发了《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和《煤炭深加工产业发展政策(征求意见稿)》等文件。

“这次能源局下发的文件还只是前期修改的一个大框架,后续估计还会陆续有细节配套文件出台。”上述人士说。

央企频繁退出煤化工

监管层的整顿决心似乎还仅仅是煤化工这一行业重新洗牌前的另一番前兆,而在此之前,此前大手笔进军煤化工领域的中央企业则正以另一种形式黯然离场。

7月7日,大唐发电(3.74, 0.00, 0.00%)与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煤化工及相关项目重组框架协议》,拟就大唐发电煤化工板块及相关项目进行重组。

根据协议,重组项目几乎完全覆盖了大唐发电旗下的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的所有资产,而来自大唐发电2013年的年报中披露的信息则显示,煤化工业务经营性税前亏损高达22亿元。

几乎与大唐发电剥离煤化工资产同时,中海油、国电集团也正在对其他的煤化工业务进行重新梳理和抛售,其中,中海油陆续在近日宣布转让旗下多家亏损的煤化工项目股权,而国电集团也已将旗下6个煤化工项目全部出售或转让。

“这些都是之前贪大求全盲目扩张导致的结果,发展煤化工除了资源优势以外,技术的研发装置的水平是重要因素,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也不可能哪个公司都像中石油、中石化[微博]一样做了那么多年的积累。” 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张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多名业内人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同时表示,由于煤制油、煤制天然气项目属于煤化工领域中投资总额相对较大的项目,除了对专业性要求较高外,对企业的资金实力也是考验之一。而对于一些相对规模较小的公司而言,“大多还是投资煤制二甲醚、煤制乙二醇等技术相对已经比较成熟的行业。”

“但无论如何,国内煤化工的投资都已经到了要整顿的时候了。”上述国务院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人士说。

武汉提醒器

上海猪前腿肉

云南聚氨酯夹芯板价格

广州猪粪固液分离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