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奖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没有尽头的海岸线我一个人走

发布时间:2020-11-22 13:31:16 阅读: 来源:奖杯厂家

那一年,我们相约要一起成长。

小学毕业时,带着稚气的自己第一次接触了网络这个东西。在那里,我遇到了他。

那年我十四岁,他十七岁。

一次偶然在聊天室中看到他的名字——崎海,感觉看着舒服,就加了他。一开始,我们总是斗嘴,我总争不过他,见我没话说了,他又会死皮赖脸地跟我道歉。

崎海说:“要不我认你当妹妹吧?”

澄星流梦:“好的,哥哥。”

崎海:“那开学后,我们写信联系吧?”

澄星流梦:“好的。”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当笔友的日子。他写的一手很清秀的文字。总是嘻嘻哈哈,说些夸我的话,说些内心的话。跟我讲不要太早去喜欢一个男生,告诉我如果有太多的东西要感谢而无所适从的话就感谢上天吧。看着他的字里行间,总是会感觉到温馨。

我曾想寄一些山水照给他,可又找不到只有风景的照片,总觉的夹杂着“陌生人”的形象他会不喜欢。我苦思冥想,终于,我把有人物的地方都剪了。当时还为自己的小聪明喝彩,兴奋之余还送了一张自己幼儿园剃光头的照片(只剩一张了)。当一切OK的时候,托通校生寄信,结果却没寄到,我因此跟那同学大吵了一架。后来回想起来,还挺感谢那同学的,学艺术的他如果知道我破坏了那么多的艺术,该是会生气的吧?

起先他会经常去给我的留言板留言(空间也是他教我开的)。渐渐的,他总是很忙,他总是没空理我,总是忘了我的存在。好像真的会这样,我们会向现实低头,为了生活而活着。长大了,做梦的时间就少了,我们的童真又该如何寻找?当一切都过去了,再想品尝往日的美好,只会多些苦涩罢了。

我总担心自己在他的眼中不够优秀,总是害怕他会讨厌我,所以总是留心他的每一句话。我太敏感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他无任何音讯,我赌气的删了他的QQ,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他了。

看着他以前的来信,看着镜子中哭泣的人,我说:“完了,也许我喜欢你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留言板被我打开,他的痕迹历历在目。明明以前的我们很好的,不是吗?

我们重新联系了,却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感觉。现实总是可以让你的幻想降温。

我从未想过和他会有什么结果,可是,他的冷淡让我心痛。终于,在那个暑假。

我假借朋友的QQ加了他,聊着一些以自己的身份不敢开口的话题。我不擅长说谎,旋总是会帮我想办法,不让我穿帮。当两人互换号码时,我始终没考虑过他还存着我的号码,当他说:“你到底是谁?”的时候,我什么话也不敢回了。我道歉了,他的态度却很冷淡,让我感觉不到他的情绪。接连好几天,旋都拼命地帮我打他的电话,而他却任凭手机不断的响,既不接听,也不拒绝。这样的情况,我真的很累了,不想带着遗憾说再见,一个晚上。

“我喜欢你。”

“......也许就是觉得你有这想法才会觉得没话讲吧,我现在不想和任何人以恋人的关系相处,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看完谢谢你的时候,我笑了,坦然了.....

高一那年的暑假,我去了上海。其实记得很清楚,他在这个城市。

一开始就未曾打算见面,觉得不见面才是最好吧。给自己留个念想,就算哪天在街上擦身而过,我也可以很潇洒的向前走。

或许是他看了我的状态,问我是否在上海。他随意的一句话,总是可以打破我那些“坚定”的意志。我想看见他了。

我说:“明天你有空吗?”

“没啥事。”

“那我们试试吧,你明天有空就去南站逛逛吧,我明天要去南站,看看我们能遇到不。”

“呵呵,想见面的话,我不会不来见你的。“

“......我是真的想试试。”

“哦,好吧。”

对他感到最亲切的就是,他总是会配合我那些奇怪而幼稚的想法,即便他挺成熟的。在他面前,我总可以畅所欲言,就算讲些革命战争什么的,他也会理我。

那次,他告诉我他去过南站了。可我没去,因为和叔闹别扭了。我回家的日子也提前了。我安慰自己,或许是老天不让我们见面吧。唯一的遗憾就是没去成中国馆,没拍到照片(老爸交给我的任务)。

本身想拜托他帮我拍些照片的,结果变成他带我去。这一切来的那么突然而平淡,以至于我感觉不到兴奋或者紧张什么的。

我坐在南站的一处花园,等着他的到来。想象着一切可能的情景,对话什么的。自己是真的紧张了,有一股想立即逃跑的冲动。这时,两个陌生男子在我附近徘徊,好像在犹豫着要开口了。我怕陌生人,那是真的。当时就死抠着自己的包,在心里暗骂:死老头子!!千万别跟我讲话。就在这时,他的电话打来了。真感谢!

见到他的那一刻,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除了不敢怎么讲话,对他的感觉却很亲切。因为我不敢买地铁票,尽管他跟我讲了好几次地名,但我还是不会,只能让他帮我买。我无法想象自己的脸当时是红到什么程度。以至于他说:“这么害羞,什么事都不会做。”我也在埋怨自己,为啥那么没用。

当我坐在返回家乡的长途客车上,回想着这一切时。感觉好不真实,像在做梦一样。突然觉得,当初的我对他的了解实在太少。我喜欢了一个自己意识中的人,将所有美好的幻想都灌在他头上。我唯一没感觉错的就是他的温柔和绅士。

一连好几天的脑袋空白,那时我以为自己醒悟了,不喜欢了。当思绪恢复的时候,他又回到了我的脑子里。

我又开始烦他了,总是绞尽脑汁的去想一些他会回答我的话题,当没话讲时也开始编话。这一切只为他能多和我讲几句话,哪怕只是回应一个字也好,最起码我知道他是在的。

会想着寄明信片给他,真的只是希望他平安快乐。想织围巾给他,但他拒绝了。龙年三十的时候,第一次打了他的电话,想好了一连串的台词,一句也讲不出来。支支吾吾的,倒是他,一听是我就说了新年快乐。我是个连祝福都羞于说出口的人,就算排演了上百遍,还是不行。感觉他还有话讲,但我却急忙说了拜拜。平时的我会跟他讲成绩,讲生活,即使他说很忙。

就像我写给他的话一样:我们都是自愿活下来的,要想自愿不变成自私,那就该好好活了。

我和他的一切,就仿佛是个因果轮回,聚散无常。终于有一天,他可能被我烦怕了,对我设置了权限,那一刻,我的心凉了,对啊!自己也该醒了。

我想了很久很久.......

那天,我和旋坐在家乡的桥上,看着那平静的湖水,回忆着这荒诞的一切。

我很开心这辈子可以遇到他,却后悔说了喜欢他。我破坏了那原本和谐的友谊。如果哪天我变得勇敢了,我会当着他的面,说:“我喜欢你,很久很久。”

旋说:“或许他只是不想伤害你。”

香奈儿女鞋

浪琴机械手表

浪琴情侣表

bally

相关阅读